当前位置:首页 > 石氏文化 > 文物古迹 > 正文

最新动态

四川石氏宗亲联谊会成立大会在成都胜利举行
文章标题:四川石氏宗亲联谊会成立...
文章更新:2018/08/07
2018年全球石氏拜祖大典在淇县纯臣文化园隆重举行
文章标题:2018年全球石氏拜祖大典...
文章更新:2018/04/20
河南姓氏文化研究会石姓委员代表大会隆重召开!
文章标题:河南姓氏文化研究会石姓...
文章更新:2018/04/20
石氏宗亲粤港澳大湾区交流会圆满召开
文章标题:石氏宗亲粤港澳大湾区交...
文章更新:2017/10/17

安徽绩溪:古风犹存石家村

发布时间:2014-08-13 10:57:20      文章来源:      编辑:admin      
古风犹存石家村
                        □石磐安
  〖追随者注〗当我们去上门访问石磐安先生说明事由,他非常高兴,很热情的接待我们。当时我进村(注:指棋盘村)后问了三个村民,都是热心人,靠他们我才找到石磐安先生家。在这里还得谢谢那些热心人。
 
  位于绩溪县城西北二十公里处,有一个小山村,这个村庄解放前全是聚族而居的石姓居民故名石家村,又因地处旺山麓也称旺山村。这里的行政管辖,前清时期隶属绩溪县七都,民国年间是绩溪县龙井乡(乡公所在七都旺川)辖下的旺山保,解放后归旺川乡和旺川公社,现由上庄镇所辖。
  一、石氏开族史
  这个只有五十余户人家,人口不足三百人(包括解放后近十户移民)的小村。村中石姓居民均为北宋开国元勋石守信的后裔。据现有资料记载,元末明初石守信十五世孙石荣禄,因葬父、母于绩溪岭北乡七都旺山北麓,并庐墓守孝三年,后又举家从原居住地歙北石家坦(现吴山铺附近)迁旺山定居,于是成为石家村的开族始祖。此后他的子孙后辈就在旺山脚下繁衍子嗣,继而修建宗祠、立祖庙,至今已生活了近七百载了。
  石荣禄祖籍金陵,元至顺二年(1331年)生于歙县,他的祖父石迁南宋末进士,元初任歙州主簿,(游绩溪石镜山曾写下绝句《石照山》一首,现被收入《徽溪情》)。元贞二年(1296年)石迁殁于歙县任所,他的子辈遵父遗训在歙北购买宅院定居,后称该地为石家坦。迁公生有四子,其第四子名尚信即石荣禄之父,洪武元年,荣禄父母同年双亡,荣禄视为不祥之兆,故重金聘风水先生,为父母觅得一块风水宝地,终于在绩溪岭北七都发现了这“兴旺之山”。于是百里之外,运双亲灵柩来旺山安葬并定居于此。荣禄死后被子孙后辈立为开族始祖,并尊其祖迁公为一世祖,尊尚信为二世祖。在石氏宗祠中进祭堂上,曾挂有一幅前清举人石文瑞、石文璐兄弟所撰写的楹联:“开族元贞朝,风化所綦,庐墓世传真孝子;起家石进士,书香不断,研经代有元宗人。”这幅楹联概括了石家村的开族历史。
  二、一村北向——石家村一大特色
  石家村虽小,但有许多特色。如家家都种石榴树,以怀念先祖;户户都养四季竹,象征四季常青。但最大的特色是全村所有房舍和宗祠、厅屋均座南向北,这种和我国传统民居大多座北向南的习惯相背悖是罕见。穷其原委除与地理位置有关之外,另有二点原因值得关注。其一,村址位于旺山北麓而绕村河流桃花溪在北面,向西流去,依据古代“枕山面水”的风水原则理应屋房舍门户向北;其次石家村远祖石守信籍隶河南开封,而河南石姓发祥地甘肃武威,均在北方。为纪念祖辈,并怀念故土之意,这在素有望乡传统的中国不难找到答案。
  三、“棋盘村”和它的建筑风格
  所谓棋盘村是指石家村的道路,房屋的排列纵横垂直交错,酷似一个围棋盘的一角。这种布局据老辈传说是为了纪念先祖与宋太祖对弈的场面而设计的,构成棋盘村的主体是巷,这就是城市中的巷道,它的建筑格式和要求虽无明文规定,但自明末至清末的三百年时间,村民建房修路都自觉执照这个统一的模式进行,十数条纵横交错的巷构成一个完整的棋盘村。
  具有独特建筑风格的巷约五市尺宽,路面全都由大小相似,经加后较平整的花岗石铺成,路旁或中间建有明暗不同的下水道,且全村相通,排水功能十分合理。在巷与巷的交叉口或巷中间都建有遮雨路楼,路楼上装有楹门。这路楼既方便行人避雨,又保护楹门免雨淋。楹门的功能主要是晚上关闭以防盗贼。巷内还置有“响石板”,陌生人经过无意踩上它会发出叮当的响声,似乎向屋内的主人发出有人来的信号。有的巷内还能见到直径80厘米的大石鼓——题□石礅,这就是科举时代留下的标志。
  构成棋盘村的另一个重要部分,是居民住宅。明清时期,石家村的民居大多是典型的徽浙派民宅“通转楼”。它的标准房型为二层砖木结构,外观为石库门、小青瓦,白粉墙,马头檀等,石库门的门盖上置有门楼。门楼和门盖中间用青砖嵌白粉线条和砖雕作装饰,其中不乏有能工巧匠之佳作。走进大门不足二步,便有一门式屏风,俗称水照门,按当地风俗,只有婚丧、喜庆等大事才能开启此门,平时出入皆走水照门两边。屋内分上、下客堂,上客堂和下客堂两边是厢房,有六部通转和四部通转之分,(即六个房间和四个房间),中间是客厅,上堂和下堂中间隔一天井,天井地面用精加工的花岗岩石铺成,地下置下水道,地面至檐口装有落水管。天井又称明堂,是古代徽派建筑自然采光之用,同时又是屋面雨水排泄出处,俗有四水归明堂之称,象征财源不外流之意。天井两边为阁厢。上下堂还各置有两个“经巷”,(通向隔壁居室或厨房的通道)“经巷”各置落地花楹门两扇,门上雕有人物花草等图案,屋内有立柱四十四根之多而且用料十分讲究,大多为银杏和香椿树制成。上下客堂各有大梁一根,大梁两端雕有人物图案,支撑大梁的立柱上装有雕刻精致的狮撑,每个狮撑都刻有母狮一头,幼狮数头不等,母狮脚踏雕空的圆球呈“狮子滚球”状。两阁□也各有一根,两端木柱上同样有精致的木撑,一般雕刻的是人物,如人伦之类。厢房的窗门均有一块栏板,这是整个 居室木雕艺术的精华所在,上面雕的古代故事中的人物、山水、交通工具等应用尽有,充分体现出绩溪“三雕”中木雕艺术的魅力。可惜这些古代文化遗产经极“左”年代的破坏,后又经文物贩子的收买及外人偷盗,现保存完整的已属凤毛麟角了。
  四、棋盘村的兴衰
  从一幅明代石家村的示意图发现,明成化至正德年间荣禄公五世孙至七世孙时代,当时石家村还只有十多户人家。宗祠未建,村民住屋都建在现宗祠背后左右两边及里桑园一带,未见有棋盘村痕迹。逮明朝末年,石家村逐步进入兴旺时期。明末,村中建立了石氏宗祠,宗祠派下又立了辈份排行。当时石家村已是有数十户人家的中等村庄。村民崇文之风很浓,一大半人家把读书参加科举考试博取功名视为人生奋斗目标。而走经商发家致富的人家也为数不少,故在改革开放的今天,还有不少前清时期石氏子孙所开设的店铺被誉为“百年老字号”,如屯溪老街的“石翼家“,旌德的“石恒春”,杭州的“石爱文”,上海的“豫园商行”等。当时石家村是一个文化经济上又相当富裕的村庄。据土改时统计,光祠堂祭祖田便有三百余亩之多,富有程度由此可见一斑。有了经济基础,在中华传统文化的熏陶下,村中自然景观和建筑物被赋于人文色彩,如“抱祖松”,“印堆”,“魁星阁”等相继出现,“棋盘村”也就在这样的背景下逐步显现出来。
  进入清初,石家人口渐渐增加,居民住宅从南向北发展,宗祠下相继了上厅屋和下厅屋、六家厅等分支。这种趋势一直延续到咸丰年间,这是石家村的鼎盛时期,估计有居民八十户以下,村民超过四百。但从咸丰十年(1860年)初太平军首次进入贯溪岭北乡算起至同治三年,清兵追剿太平军,先后十余次骚扰岭北乡。据《胡适四十自述》一书“钝夫年谱”曾有这样的描写:同治元年(1862年)“时乡人□年遭兵荒疫疠,死者已大半,存者只十之三四。”又同治四年(1865)年“大乱之后族中人丁十只存二”,可见岭北乡的人民在太平天国运动后期太平军与清军在徽州拉锯战中生命财产损失之惨重!石家村当时是重灾区之一,损失可想而知,以至于现在走进村中会发现一件怪现象,道路两旁一半是住房,一半是旧屋遗址上的菜园,而现住房又绝大多数建于大乱之后,幸好道路基本上无损,“棋盘村“的轮廓未被破坏。加上血吸虫的蔓延,石家村从此步入衷落。直至七十年后的抗战初期,还一蹶不振。当时村中居户不足四十,人丁仅百余而已。建国后在共产党领导下消灭了血吸虫病,石家村才走向兴旺发达。
  五、“石守信报功图”简介
  在棋盘村的古文物中有一轴被石氏族人视为镇村之宝的吉画——“石守信报功图”。
  此图全称“武威石氏源流世家朝代忠良报功图”,是一幅巨型版画,画面高五尺六寸,宽八尺,它的制作工艺是将整个画面分割成数十小块,再由工匠逐块刻制成版印,最后按画面顺序排列印制而成。画面四边刻有龙纹。画中主要内容是石守信及其祖先如何英勇作战建立功业的故事。图中各种人物千人以上,军旗军马不计其数,是名副其实的千军万马图。画的大标题下有题记和石氏世系枝线表,为北宋窦仪撰写。
  整个画面分上、中、下三段,每段用云层隔开,表现得极其自由;然而看上去又脉相连。画中绘刻人物,下段最大,中段次之,上段最小。下段中间画面上是“敕赐书御楼”,楼有匾额曰:“开国首勋”。两边有对联,中间石守信受文武百官祝贺的场面;下段右边为石守信之妻高氏夫人与许多庆贺者,标题为:“报封高氏荣禄夫人”。下段左边画面也以厅堂为主,标题为“石守信迎恩赐报功图”,上段、中段绘的都是石守信及其祖先在历代作战立功的故事,如:“石守信大破泽州,石先锋斩契丹七大将。太祖观石守信大战李筠,石苞将军领兵伐魏,石苞大破曹兵十万等。”图中轴右上角有宋太宗赵光义的御笔“此图付大将忠济侯石守信子孙永远〔 〕传以承国之〔 〕〔 〕朕德”。 上盖太平兴国时的玺印。
  从题记和宋太宗的御笔来看,此画是赵光义赠给大将石守信子孙之物,创作年代应是北宋初,且只印二轴黄版,说明既珍贵又严肃。
  但当今美术界对此画的创作年代颇有争议。大多数倾向明代。《中国版画史》的作者王伯敏先生在评价该画的历史价值和艺术价值时称:“《石守信报功图》自然是国内目前现存古代巨幅版画的精品,它那宏伟的结构和这样大型的形式,正是为版画史填补了空白。据此,这幅作品既丰富了绘图史的内容,也增加中国美术史的光辉”。王先生还认为美术界对此画的创作年代有争议,并不妨碍这幅作品的历史价值和艺术价值,并称此画确是中国版画史上的创造,是中国艺术遗产中的珍品。”
  此画于1950年由原安徽省科协副主席石原皋建议而捐给了国家,避免了“文革”劫难,后一直在省博物馆收藏。
  六、闲话魁星阁
  座落在石家村西的魁星阁背靠旺山,面向桃花溪,它以翩翩的优美风景和自身美观造型吸引着无数行人游客。它那飞檐翘角下的风铃叮当作响,闻名乡里。
  魁星又名文曲星,是古代神话中主宰文运、科名之神。魁星阁,魁星楼之类的古建筑全国各地许多地方都有所见,它是科举时代供生员举子祈求神灵保祐金榜题名之神庙,是中华传统文化的组成部分。石家村之所以建魁星阁,与村民崇尚文运科举仕途思想分不开,也和兴建者石承谟之人生经历不无关系。
  石承谟排行石希彦,清太学生,石守信二十七世孙,生于康熙中期,邑庠生国宪公五公子,历康熙、雍正、乾隆三个朝代。从石氏支祠下厅屋栋梁上“京中博士”的匾额来推测,他曾就读于京城国子监博士厅。可能文运不佳或文笔不济,在科举仕途中并未取得理想的业绩,从他人生后期兴建魁星阁就可以看出他卫护走科举仕途之路的正统途径,和鼓励子孙后代努力读书的愿望。
  魁星阁建于乾隆初年,现在所见到的介绍它的文章中均称建于乾隆十六年,这种提法始见于1983年秋《黄山文艺》所载石秉振先生的《魁星阁记》。它的根据恐怕来自“魁星阁”大梁上雕着的“大清乾隆十六年重修”九个大字,却忽略了“重修”两字。
  笔者对“魁星阁”建造年份提出新的认识有下列二点依据:其一,一般建筑进行重修如无特殊情况应相隔十年以上,绝无当年建造当年重修的可能;其二,魁星阁正西面花楹门上端“胜揽溪山”的匾额,两边立柱上“十里西流溪水绕青襟翠带,一村北向山峰环凤阁龙楼”的楹联,这是1982年重修魁星阁时由原安徽省政协主席张恺帆根据原文书写,而原撰书者是一个年仅十三岁的少年石润光,此事被老辈族人世传为佳话,可惜该物毁于文革。石润光排行石光珍,号灿玉。希宪公嫡侄,乾隆岁贡生,生于雍正四年。乾隆三年时恰十三岁。故魁星阁的建造年代应等于或早于乾隆三年。
  新修版绩溪县志现已出版,它将“魁星阁”这一县级文物保护单位收入志中,确实令人欣慰。但编者对这一历史文物的建筑年代未加考证,特别是把一些毫无根据如“反清复明”、“ 清朝与石姓有世仇”等说法收进这记载全县大事的大典中,未免稍欠慎重,令人遗憾。
  改革开放已进入二十一个年头。古风犹存的“棋盘村”还是一块未开垦的处女地。笔者仅以此拙作献给父老兄弟,表达我对故乡的一片深情。
                                  1999.3.29于上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