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石氏文化 > 传说故事 > 正文

最新动态

四川石氏宗亲联谊会成立大会在成都胜利举行
文章标题:四川石氏宗亲联谊会成立...
文章更新:2018/08/07
2018年全球石氏拜祖大典在淇县纯臣文化园隆重举行
文章标题:2018年全球石氏拜祖大典...
文章更新:2018/04/20
河南姓氏文化研究会石姓委员代表大会隆重召开!
文章标题:河南姓氏文化研究会石姓...
文章更新:2018/04/20
石氏宗亲粤港澳大湾区交流会圆满召开
文章标题:石氏宗亲粤港澳大湾区交...
文章更新:2017/10/17

访人民币上的侗家女

发布时间:2014-08-13 11:30:31      文章来源:      编辑:admin      
昨天,在从江县城,我手里拿着1980年版的一元钱人民币做了一下调查,问问大家是否知道人民币上的侗家女,本以为应该没有几个人知道,但回答出乎我的意料,我问了一共8个人,有7个人都知道,另外一个人是外地的,但他听说过,只是不知道那个侗家女所住的准确地点。 
  通过从江县文管所杨昌焕的帮助,联系了庆云乡政府的陈副乡长。在副乡长的帮助下,我们联系上了人民币上的那位石女士。 (陈副乡长是个女的,很年轻,大约25岁左右) 
  今天上午,我便打车赶到了从江县庆云乡政府,顺利的见到了政府陈副乡长,在陈的带领下,一起赶往石女士的家。路上,心里很激动,她现在变成什么样了?还会跟纸币上的她一样吗?现在的生活会是什么样呢?内心充满了疑惑。 
  经过了一段行程,车在一山坡上的小木屋旁停了下来,陈副乡长跟我说:前面的路无法开车,我们还要步行一段时间。这样,又经过了一段时间的步行,一座美丽的侗寨出现了在我的眼前,陈用手指着坡上的第三个侗房告诉我,那就是石女士的家。 
  怀着兴奋的心情来到了侗房门前,本来能以为会出来人的,但我到侗房门前的时候,却看到了一把“锁”,原来主人不在家。这时,陈副乡长很着急,明明是说好的,今天怎么还不在呢?她很不好意思的跟我说:“昨天我让这里的老师提前联系的,可能是给忘记了,你不要着急,大老远来的,我怎么也不会让你白来的。我们先四处找找吧!” 
  我笑着说:“没关系的,那我们就分头找找吧!”(其实,我的心里很着急的,我又不认识她,怎么找啊?) 
  还好,随我们同行的还有两位乡里的领导,他们也帮着分头去找。在寻找石女士的同时,陈副乡长又跟我说:“她叫石奶影,现在大约四十多岁,在这里,侗家女只是有姓无名的,有名字要等到结婚生子后才能叫。名字要根据她的孩子的最后一字叫什么起名。因为她的孩子后面的名叫影,所以,她的名字就叫石奶影。‘奶’是指‘妈妈’的意思,也可以叫做石XX的妈!” 
  不一会儿,他们打来电话,打听到石奶影的消息了。在这附近有一个叫作贯洞镇的地方,今天有集市,她到那里“赶场”(既赶集)去了。二位政府的人真是热心,他们让我们在此等候,他们去那里接她回来。 
  又一个小时过去了,远处传来了女子的笑声……,一侗家中年妇女出现在山坡上。 
  兴奋的我忙拿起了DV机,朝笑声的方向拍去…… 
  顺着我手中的DV机方向看去,一位侗族妇女出现在山坡上,后面还跟着一个侗族男子。陈副乡长仔细的看了看说:“那位男同志是她(指石奶影)的老公,女的不是石奶影!”唉!原来空欢喜一场,还好,总算见到了一位她的家人。 
  原来,石奶影和她的老公今天一起去贯洞镇赶场,而昨天帮陈副乡长带消息的那位老师由于忙于其它事情,没有将消息带到。这次赶场,他们家(石奶影)里在镇上买了几头小猪崽,石的老公就同一起买猪崽的女老乡先回来了,而石奶影则还要等一会儿才能回来。 
  石的老公看见家门口有人,就急忙的往家赶。但他赶着小猪很不方便,猪也不听人的驱赶,总是乱跑。他心里一着急,就强行的将小猪抱了起来,不管小猪怎样的乱蹬乱咬,他硬是挺了过来,坚持将猪抱到了圈里。边抱小猪,边笑着跟我们点头。 
  在这一带的庆云乡,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是侗族,百分之九十的人都是石姓,而这位人民币上的侗族女石奶影的老公也姓石。看到了我们的到来,他很热心的将我们请进了屋内,由于我听不懂侗语,只好由陈副乡长帮助翻译。主人告诉我:“今天去赶场了,不知道你们来,直到看见家门口有人才知道有客人。”我向他说明了我的来意,他笑着表示欢迎! 
  我想拍一下关于石奶影年轻时的照片,他摇了摇头,那时家里很穷,根本就没有什么照片,并随手拿出了石奶影的身份证给我看。我经过人家的同意,对其拍了照,与大家一起分享。 
  大约20分钟后,去接石奶影的乡干部回来了,他告诉我,石奶影马上就到!我也忙停止了对石其的老公采访,出门去拍石奶影。 
  这时的山坡上,石奶影的身影已经出现,远远望去,已经看不出与其他的侗家女有什么区别。 
见到我们,她显得十分高兴,陈副乡长悄悄的跟她说了几句什么,她就笑着上楼了。陈回过头告诉我,一会儿给我个惊喜…… 
  我心里直猜疑?是什么惊喜呢?? 
  十分钟后,石奶影下了楼,我一看,天啊!原来她换上了年轻时的服装,并按照当年的发型打扮了一番,侧面一看,那人民币上的头像轮廓又出现了,那80版的侗家女头像马上就再现了眼前。 
她今年已经有四十多岁了,流逝的时光在她的眼角留下了一些皱纹。但从她的举止言谈中,依旧能流露出她那当年美丽的容颜。 
  看到这,其实我和大家的想法一样,非常想知道她当年是怎样被选上人民币头像的,以及她的生活近况。好!请大家明天继续关注美法拉瑞探索之旅! 
在  石奶影的家里,我们相互交谈了起来。通过陈副乡长的帮忙翻译,我渐渐的知道了她与一元人民币的故事。 
  那是在她十六岁的一天,她和同寨的几位姑娘到附近的洛香镇去赶场。那时的石奶影长得非常漂亮,传神的眼睛、美丽的秀发再加上她别有个性的上翘鼻子,使她成了当年寨子里有名的“一枝花”!而这次的赶场,她也打扮的非常出众,在人群中穿梭,回头率当然高了。 
  在她们几位侗家女在看热闹的时候,突然石奶影发现身后有人拉她,她回头一看,是位画家在叫她。她听不懂汉语,只能看见这位画家用手跟她比划着让她坐下,她没有拒绝,就按照画家的指示坐在了凳子上,并听其摆好了坐姿。一会儿工夫,就画好了,画家让她看了看画,然后她就回家了。当时她并没有在意,可过了二、三年后,1980年的新版人民币发行,很多人都拿着那张前问她,是不是她?她这才想起了那天在洛香赶场的那一幕,这一元钱上画得果然就是她本人。 
  当她知道(上RMB头像)后,并没有过分的张扬。五年后,由父母安排,她嫁给了本乡的一位姓石的小伙,也就是她现在的老公。 
  我回头看了看石奶影的老公,笑着问他:“您是不是在发现一元钱上的人是她才跟她结婚的啊?”石的老公笑着说:“认识的时候还不知道,结婚以后才知道的。”我又问:“娶了人民币上的女人,一定很幸福吧?”他没有回答,只是笑了笑,然后就出门到外面去了…… 
  我们又继续聊天,石奶影如今已是两个孩子的妈妈了,两个孩子一男一女,都已经初中毕业,因家境困难,现在两个孩子都已辍学打工去了。她给我看了她家里唯一的一张照片,上面是她全家人的合影。虽然她说的话我听不懂,但她用手指着孩子的表情能看得出她十分想孩子。 
  我们的采访还没有结束,石的老公就进屋来了,手里拎着一只刚刚杀的鸭子。他笑着说:“远道而来的朋友,到这里一定要吃饭啊!”我本来想回到乡政府吃饭的,但侗寨有规矩,如果你拒绝在这里吃饭,是对主人最大的不敬,主人也会认为你瞧不起他的。我悄悄跟陈副乡长说,鸭子我付钱吧!别给人家添麻烦了。陈说:“你来时买了那么多礼品,主人已经把你当贵宾了,你就别在花钱了,那样主人会多心的。” 
  时间过得很快,不一会儿,饭菜就做好了,大家围坐在桌子周围,边吃边聊。 
  与石奶影家人及乡里领导合影 
  太阳落山了,我们也该回去了,临走时,石奶影让我转告大家:“她非常欢迎社会的各届人士到她家里采访、做客。她们将真心的对待每一位客人!”